2008年7月16日 星期三

第十四天:大海與台東朋友的陪跑

第十四天:「達仁教會」至「台東市世界展望會辦公室」,68Km

早上,我被微亮的天光喚醒。整個部落安靜極了,我看著其它三個隊友安詳地睡著,「就讓他們再睡一下吧!」我仔細望著它們一會兒,「這趟旅程就漸漸接近尾聲了」,每當我覺得快被各種痛苦征服時,只要想想他們,就反而會捨不得這段旅程的結束……。這時,遠方山頭上開始以呈現出紅色的各種深淺面貌,大地醒了,鳥鳴同時四起。

五點半時,不得不把搖搖他們,要開始打包行囊,準備出發了……。就在我們要出發的時刻,達仁鄉公所的喇叭開始大力放送「起床歌」,音量大到我無法和離我一公尺遠的豪豬對話。但四周不見人影,也沒有其它的聲響,這使得那巨大的「起床歌」顯得格外的奇異。我們慢慢跑出那廣播音量的籠罩範圍,海洋也開始在我們的右手邊無限的開展出去,它在今天就一直伴在我們的右手邊。

「沒有盡頭的海、沒有盡頭的路」。

一大早,在台東沿著海岸跑步,並不是一件愉快的事。當太陽從海平線出來開始,就沒有任何遮蔽物可以阻擋得了它,它所釋放出來的各種光線就這麼惡狠狠地射在身上,無處可躲。我們就在這日光下拖著腳步前進……,猛烈的日光消耗了大部分的能量,身體愈來愈空,胃腸不斷發出索討食物的訊息,烈日和飢火銷融了所有的希望……「咦,前面好多小朋友」,慢慢跑近,他們喊著加油,手掌鼓動著。原來是金崙國小國中的小朋友要陪我們跑最後的三公里,他們身上掛著「遠離餓夢,遇見希望」的字樣。我知道,「金崙終於要到了。有飯吃,有地方可以躺下休息了。」

下午14:45從世界展望會的金崙工作站出發,目標是台東市。一路上,天空陰陰沉沉的,風從北方朝著臉面吹來,跑起來實分涼爽。跑著跑著,後方一輛亮白的yukon從後方騎來,原來是蔡恆偉大哥!他陪著我們直騎到台東市區,後來還試著拖著拖車前進。一路上,後面的淑芬姐則開始幫我們擋車,還帥氣地把車停在馬路中幫我們拍照……我們就這樣在陰陰的夏日午後中前進著。


像海一樣的道路,沒有遮蔽物,無限的延伸下去,跑了十分鐘、二十分鐘……一個小時,往前望去仍是不見道路的盡頭。


就在我們還離目的地二十公里左右的路上,一群身穿橘色球衣球褲的高中生陪我們跑著,他們是「公東高中」的籃球隊員,陪我們跑了十八公里,一路上與我們跑著,跑進台東市區,像是一場特殊的遊行隊伍,只不過我們是跑步前進。直到黑夜降臨,一群跑者在台東清朗的夜色中前進,「原本只是我們四個人在前進著,現在,也有這麼多人跟著我們一起運動,一起前進……沒有目的、沒有比賽,只是活動身體而已。也因為這個活動,我們也都認識/參與了『飢餓三十』這個活動」,我想,這就是我們起跑的意義。

標籤:

7 Comments:

Anonymous 匿名 said...

早上,去7-11買了早餐跟午餐,
用i-cash結完帳.走到門口.
想起你們的路跑.
又走回櫃台.捐了些零錢.
你們的辛苦讓人很感動.
加油 ~
颱風來了.要小心安全 .

2008年7月17日 上午10:02  
Blogger Unknown said...

吃午飯ing~~
2片吐司+ 一個番薯(早餐剩下ㄉ)+每朝一瓶
這樣會太多嗎?

還有~邊看著你們ㄉ路跑紀錄
很奇怪..每次看 都有想流淚的感覺..
爲什麼ㄋ..

那個~~ 郭同學..要穿衣服啦..
這樣瘦..我很忌妒 哈 哈
(這樣給太陽曬..不太好啦)

加油....加油...

2008年7月17日 下午12:12  
Anonymous 匿名 said...

加油!

2008年7月17日 下午2:37  
Blogger 恆偉ㄚ伯 said...

昨天跟跟著你們騎了一段,真是個奇特的經驗。一路上車子陣陣呼嘯而過,我突然發現這些車子錯過了好多有趣的東西。
其實用緩慢的步伐前進,可以看到許多以前呼嘯而過時看不到的地名,看到路旁乘涼的老人小孩,還有,老是衝出來的該死的狗...但也在那一瞬間與土地產生更親近的感覺
一定要「高速嗎」?謝謝你們讓我有機會想想這些。

繼續加油哩!!

2008年7月17日 下午3:59  
Anonymous 匿名 said...

國峰、郭大俠,颱風這時候跑來攪局,不知你們接下來這些路程跑的好不好,加油!現在的你們還多背負著我的希望,朝著希望向前進,我在高雄為你們加油。我有把你們跑過高雄的故事寫下來,有空請來我的部落格看,謝謝。

2008年7月17日 下午4:08  
Anonymous 匿名 said...

你們真的很棒...
希望你們今晚睡的好..

2008年7月17日 下午5:42  
Blogger Unknown said...

四位大學生為世界兒跑
陳偉仁 2008/8/13

有四位同學,今年(2008)七月3日從花蓮出發北上,帶著「為世界兒跑」的理念,兩位用跑的,兩位騎著腳踏並戴著裝備,以17天的時間,環台1017公里。這四位同學的壯舉,與其說用他們的腳,不如說,他們想用心來告訴台灣的民眾:我們同住的地球上,仍有許多身心靈都處於貧窮的兒童,需要我們的援助。

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從這四位同學的壯舉,我們可以看到甚麼呢?

這個活動發起人,當時是東華大學大一的同學郭靖,他也是台灣世界展望會的資助童,本來只想做一件「瘋狂的大事」;但,經過兩年的醞釀與規劃,郭靖決定將個人的挑戰轉變為飢餓三十的人道關懷行動。後來,這樣的理念得到徐國峰、張峻豪與曾奕潁三位同學的認同及參與;他們主動聯繫台灣世界展望會,雙方理念相同,一拍即合,一件美的事情就這樣成了。

從這四位同學的身上,我發現,有兩件事是我們經常忽略的。

第一,他們做的決定是有生命深度的。

想一想,每天我們做的工作與花的時間,常常只在追求生活的豐富,但卻忘記去經營生命的深度;但,人生最美的事、最可以感動人的事,卻不在生活裡,而在生命裡。

上個月(2008年7月),我們有幾位資助童,在卡玫基颱風引起的土石流災難中罹難。那幾天,展望會內部有許多救災相關的資訊,其中有兩件消息深深地感動了我。首先是,負責照顧這些資助童的社工與督導抱頭痛哭,猶如親身喪子之痛。其次是,有一位資助人,從電話中聽到展望會同工告知的噩耗,不僅當下難過的留下眼淚,而且特別南下參加資助童的告別式,並將過去幾年與資助童互動照片集結成冊,送給資助童的的媽媽。我之所以感動,因為我看見並感受其中有很強烈的愛,而這愛來自她們生命的深度。

各位親愛的朋友,讓我們找到自己的「為世界兒跑」,並經營生命的深度。

第二,他們做的決定是有生命影響力的。

想一想,許多人常以能夠使用權勢或名利去影響人而自豪,但其實,這些人是無法用生命去影響人的。而且,權勢或名利所帶來的,多是人心的負面影響,而唯有生命傳遞生命的力量,才能導致正面影響。

1971年,一群加拿大的青少年,在亞伯達省卡加利市的一所教會,以飢餓36小時的方式為衣索匹亞的饑民募款。我們不知道這教會的名稱,但它應該不是知名的大教會;我們不清楚卡加利市在哪裡,但它應該不是知名的大都市;我們不曉得這一群的青少年是誰,但他們應該都不是知名的人是。不過,過去的37年,世界各地有好幾百萬以上的人,都參加過飢餓30、24、40的活動,並因而參與人道救援的工作。這是生命的影響力!

郭靖、徐國峰、張峻豪與曾奕潁四位同學,其實不怎麼有名(雖然郭靖的名字很耳熟);支持這活動的學校東華大學,說實在的,也不怎麼有名;而活動發起地花蓮,老實說,是一個沒有高速公路通過的城市。但是,「為世界兒跑」的活動是帶著生命的影響力,我相信,這力量會傳揚並傳承下去。

各位親愛的朋友,讓我們找到自己的「為世界兒跑」,並發揮生命的影響力。


郭靖、徐國峰、張峻豪與曾奕潁四位同學
謝謝你們!

2008年8月15日 下午2:18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