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4日 星期四

給世界展望會的……


  • 完成路跑後,對自己與飢餓三十、緊急救援的關係有何深刻體認?

在這十七天的路跑過程中,我們的身體與心靈經歷了極大的苦痛考驗:風吹日曬雨淋銷蝕身體的外在;身體內部則是無止盡的空洞──飢餓。我們這十七天的身體,只處在三種狀態:擺動身體的跑動狀態、飢餓的狀態還有想睡的狀態。

每天每天,除了心中的不變的理念在支持自己前進之外,就是希望能抵達當天的目的地,有一個安穩的所在讓我洗洗澡,讓我填飽空洞的身體,讓我能躺下來好好的休息。「每天的心中就只有這樣的單純的盼望而已:足夠的食物、能安穩休息的建築物」,尤其是食物,當我每天全心全意跑著時,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就只有『食物』了」,除了食物,我不再有任何其它的慾望……「因為我無法抱著飢餓繼續這樣前進下去」。

我會一直想到今年飢餓三十的標語:「遠離餓夢,遇見希望」。只要在烈日下跑上一個小時沒有任何飲食的話,我就會處於低血糖的狀態,而感到無力與絕望,我深刻了解到飢餓與絕望的關係。「沒有食物,心裡就沒有前進的希望了」。若這一路上,沒有這麼多的人提供給我們各種營養的食物,我們根本無法前進下去……沒有食物就沒有希望,「願世界上所有處在飢餓中的人類都能受到幫助」,我是這麼希望著的……

我記得,每當跑到休息點,世界展望會的大哥大姐們總是為我們準備了各式美味營養的食物,或是帶著我們去吃當地佳餚。食物,即是我們疲憊的身軀唯一的盼求。我也深刻的了解到:對於處在飢餓狀態的人來說,「食物,即是他們最基本且即時的需求」,雖然對於處在富裕臺灣的大部份人民來說是不太能體會的。我想,就我個人的了解而言,世界展望會在「緊急救援」的工作上,應該也是深刻體認到「人類對於食物的即迫性需求」,故而任何災區的首要救援物資即是飲用水即食物。所以,我想世界展望會才會一連十九年舉辦「飢餓三十」的活動,要讓我們來了解到「食物對於我們來說到底是如何的迫切」。

 

  • 過程中印象最深的一件事?

要談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好像很簡單,但我在家裡的客廳裡閉上眼睛仔細地回顧著這十七天來跑步的日子時,許多的「印象」從記憶裡浮現,但想要找「最深」的一件事來談,並不簡單……

那天下午(早上已跑了整整四十公里),我們從台北車站出發後,慢慢地從台北市跑到新莊,再慢慢地進入龜山鄉。就在進入龜山市前,突然有三輛在等紅綠燈的轎車,搖下車窗,用台灣國語喊著:「國『轟』」,我一回頭,原來是我的舅舅,我才跟他打完招呼,車上的人幾秒內就全下車,團團把我圍住,三位舅舅們和他們的妻子孩子都來了,他們來跟我打氣,跟我說聲加油。其中兩位舅舅還陪著跑了四公里,另外四個表弟甚至還從龜山市一路陪著跑到中壢市的家裡來。

我們一邊跑,一邊跟他們說路上的見聞。他們沒說什麼,但他們的行動訴說了太多的東西。後來,不知跑到第幾天,我母親打電話來跟我說:「舅舅被你們的行為感動,捐了好幾萬元……」


  • 完成環台路跑,有無發掘台灣的另一面?

在人生的這十七天內,只是純粹地在這個島上擺動身體,然後前進……。時間異常的漫長,路途上的景物緩慢地從眼前流過,

我想,我並沒有特別發現台灣的另一面,我們一直只在台九與台一線上跑著,這兩條道路正是貫串東部與西部的主要省道。由泊油路所築成的省道,都是為了有輪子的交通工具而建設的,它們不屬於雙腳。當我跑著時,街頭上由機車車流像是夏天田野間的蟻群般,以急急忙忙的意志前進著,讓人分不清個體與個體,它們像某種一體的生物一樣不斷地流過,「咻咻咻」。大卡車則像是是巨型的草食性恐龍一樣,牠們當然不會刻意地從我們身上撞過來,但我們對於那些草食性動物來說是再脆弱不過的小小生命而已……這是我從這十七天來以跑者的角度所見識到的台灣道路。那路旁的景色呢?在西部的台一線上,道路被車輛佔滿,被建築與招牌遮擋,眼前所見是各式各樣的人工色彩,天空被電線切割,被高架道路遮掩;在東部的台九線上,道路無限地向前延伸,天與海由各種層次的藍色組成。

山,則由遠遠的灰色剪影成為聳立的綠色高塔。我曾經在無聊時算過每公里的步伐:1129步。跑步前進的速度是由於我們已習慣於汽車、火車速度的大腦,難以分析景色變化的速度與時間流轉的關係,「單調,使緩慢更為緩慢,但印在腦海中的景象也更為深刻」。

我記得,從達仁跑到台東市那天,在三十公里以外就可以見到台東市區,它在遙遠的山岬處,我遠遠地盯著它……一個小時過去了,它仍在同樣的位置,山和海也沒有變化,它像是一幅略微轉動的風景畫般。

我想,若不是這次的路跑經驗,我不會好幾個小時盯著同一片大海、同一個地標,也不會處在那些我從不知地名的鄉鎮上,與當地的居民說話。這些是我在西部台一線上跑著時所感受不到的,一切都變幻快速,無法深刻地印記在腦海中。

這是一位跑者對於其所見台灣道路與其景色的感受。

 

  • 未來如何持續關懷行動?

全台有那麼多長跑的愛好者,還沒有人敢在十七天內這麼跑完這一千多公里,甚至還要趕行程以為了在限定的時間內抵達活動地點,像是以全臺灣為地圖的大地遊戲般。這次環島路跑的行動,雖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我們並沒有豐富的長跑實際經驗,我也知道這有多難,但因為有「為社會、為世界盡一份心力的動機」,而且這整個過程又是有許多人的幫助,才能這樣順利完成。

我們以「信念」付出「行動」,希望能「感動」他人再做出幫助社會、世界的「行動」。這是我們這次提案最初的想法,然後,我們在世界展望會的幫助下完成了這樣的夢想,自己環島路跑的夢想,還有以自己微薄的力量為世界兒童盡一份心力的夢想。那……未來呢?我更認識了臺灣,最重要的,我也更認識了自己,我喜歡運動、喜歡寫作、喜歡從事教育工作,我希望未來能以文學和教育的力量把「關懷世界」的行動傳播給更多人。

國峰在完成路跑三天後於中壢家中書寫……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