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5日 星期四

一圈鯉魚潭Part2

早上七點,(對,又是七點),出發。
在他們出發前的一個半小時,郭大俠就已經在同樣的路線上獨自跑著。
1、天氣:陰涼無雨的天氣,雲層從鯉魚山頭拉高上去。是幾日來難得無雨的微涼早晨。
2、路線:游泳池à志學門à右轉台九線à進地上道左轉台九丙à鯉魚潭à台九線,回到志學街à游泳池 (25公里)。

今天早上有好多人,除了郭大俠已經在路上之外,還有豪豬先生、王綱先生、豪成先生、小蔡小姐、Ben,還有世界展望會的蔡大哥。

「每天這樣跑著,有什麼類似目的性的東西嗎?」開始起跑時就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這樣的問題。如果不試著想一些問題讓腦子Keeping Busy的話,身體是會被那樣的空給擊潰的。

跑進地下道,跑進那平常只有車子會經過的空間,跑進去時可以感覺到自己只是某一種生物而已,不同於車子是另一種真正活著的生物,同時也感到渺小與害怕,因為跟車子比起來自己簡直像流浪狗一樣不值一提,被車子撞到死掉並不是多困難的事啊。

等等等,那目的性的東西呢?

跑到台九丙那條被綠陰蓋滿的道路,蔡大哥架好相機等著記錄練習的狀況。兩腳開始進入無意識的擺動狀態。延著山壁往前踏出步伐時,蟲鳴就從山壁上涼涼的風中傳下來,身旁仍是不斷呼嘯而過的汽機車。慢慢跑向橋頭,右邊河道的盡頭有好幾處的屋舍,房子蓋了許多在那,Ben說他想住那,可是會山崩,還是不要好了,他說,你看,那是剛崩下的。

跑向文蘭社區,路旁有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摟著一個壯碩男士的腰,男士邊散步時邊吞雲吐霧,是一對親密的情侶倆。Ben看到後用他慣有嫌惡的表情說:「抽煙。這麼漂亮的女生怎麼會喜歡抽煙的男生。」跑著跑著,經過那對情侶時,Ben還對他們打招呼:「嗨!」直到遠離他們後Ben接著說了一件很久很久的往事,他說道:「我第一次親女生時,是高中二年級的時候。」怎麼忽然講到初吻的事情來了,我想,興起了濃濃的好奇心。他接著提高音量說:「超級噁心!」「Man,真的非常disgusting。都是抽煙的味道……所以以後,I never never never 和抽煙的人在一起。」哈哈哈,我只是一直笑,邊跑邊笑。

就這樣談話時,就會忘了自己還在跑步,忘了大腿後側的痠疼、忘了腳指頭磨擦破皮的痛、忘了眼前還有十公里的路途,忘了單調著擺動雙腿的無聊感。

就在鯉魚潭快跑完時,Ben又說了一個故事:
一個人走在沙灘上,看到一個油燈,搓一搓,精靈出現了:
「我可以實現你一個願望。」
「我想去美國,可是坐飛機我會暈機,坐船會暈船,你能不能蓋一座橋直接橫越太平洋?」
「神經病!你知道蓋這座橋要多少水泥鋼筋嗎?不可能的事我不作,換個願望吧!」
「那你能不能讓我知道,女人說要和不要時,她們心中想的到底是什麼?」
「唉,那一條大橋,你要幾線道?」

Ben想試著跟石頭說,一個男人永遠不會真的知道女生在想什麼……石頭不置可否……。反正兩人就這樣談談說說地跑完這25公里的路程。

目的呢?
最後跑到時忽然再想起兩個半小時前在腦袋裡響起的那個問題。好像沒什麼目的,我忽然想到《莊子》說的「無為而無不為」、「無用而用是為大用」之類的話來……「管他的…呼!終於跑完了。再28天就要開始了。」

標籤: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