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9日 星期一

連兩天晴朗的「壞」天氣

6月8日,一年一度端午節,我、郭靖、Ben和王綱先生七點開始在鯉魚潭繞著圈子,順時鐘一圈、逆時鐘一圈,潭裡鼓聲漸響。鯉魚潭的水上咚咚咚地響著划槳地節奏,好像很潮濕愉快地樣子,大腿小腿間嘰乖嘰乖地配合著那鼓聲,前進…。身體愈來愈乾,肚子愈來愈空--「咚咚咚」,太陽愈來愈大,望著今天異常清澈碧綠的潭水,顯得特別清涼。相對地,大大的太陽顯得特別的炙人。
左一圈,右一圈,今日25K。

6月9日,早上六點半,縱谷像是剛啟動的微波爐,橙橙的光不懷好意地瀰漫著在縱谷的土地上,從中央山脈到海岸山脈。每個影子都被極度的拉長,我和郭靖跑自村上春宿、跑向只有狗、學生和農人醒著的聚落,學生的腳踏車靜靜地通過,斜眼瞥瞥我們;農人也在田裡靜靜地工作,只有狗吠試圖打破晨間的寧靜。跑向長長的河堤,左彎後鯉魚山在眼前愈來愈高,雙腳愈來愈痠。
在鯉魚山的山腳下,從它的北端跑到南端,再從台九線從它的南端跑到北端。影子漸漸短了、汗水漸漸乾了。

中午十二點十分,微波爐已啟動了七個小時,呈現恐怖的白光,從文學院的陰影底望出去,像是快要爆炸的顏色。我和郭靖默默地在泳池碰面,再默默地跑著,除了腳步聲以外,只有皮膚上發出滋滋滋地聲音。衣服在手上變成毛巾,兩個赤裸上半身發出滋滋滋的男人跑向村上春宿,跑向河堤再一次,聚落間的狗懶得再吠(或是熱地沒有力氣),比早晨更安靜了。我們的中線到了,右轉,面對矮矮的海岸山脈,好像只到肚臍的高度,那上面有模型玩具般的遠雄飯店、飛彈基地。「多希望皮膚也是綠色的」,我看到河堤旁那則耀著綠光芒的草叢時想著。一切的綠色都顯得那麼興高彩烈,我倆的身體不斷地發出各種微小的聲音,除了滋滋滋以外,還有那種東西逐漸散掉的聲音。遠來飯店逐漸愈來愈高,花蓮大橋上來往的車子也愈來愈明顯可以辨識出來,跑到了道路的盡頭,海岸山脈山腳下一大片的西瓜田,上面數不盡發出青綠的瓜。「這是山腳了」,早上跑到中央山脈山腳,中午跑到海岸山脈山腳,這是我們巨大的折反跑練習路線。兩邊底線距離六公里。
折返的路上,郭靖大俠跳入溝渠中,躺在那,像是剛剛死掉的屍體,光亮地漂在水上。屍體復活,繼續跑著,空空地跑著,靈魂被這炙人的陽光烤地乾乾地,跑向中線,跑回東華。進入志學門前,蔡大哥在那等待,他踏著步伐跑在前端幫我們拍照,拍著被靈魂被烤地乾乾的兩個在正中午跑步的神經病。今天里程:30K。

標籤: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