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8日 星期三

第三天了:37+3公里

早上準時和Abe六點起跑,先跑完一圈再回到泳池時,已疲累不堪。但還有十公里。今天多了佩和她的同學,我們一起起跑,Abe很快地與豪豬消失在遠方,我實在太累了,只能慢慢地前進……直到後面佩超過了我,只好咬緊牙關跟上,只好,再慢慢地前進。再跑了六公里。感謝佩的陪跑,她說她九點還要考統計學,還能特地來跑步,真厲害。
早上:16K。

去到煎包店,給老問娘一個疲憊的眼神,她沒問我就塞了五個煎包給我,付了錢後,就等不及讓那些美味的煎包在胃裡舒服地躺著。回到宿舍,沖完澡,身體就不自禁地躺在宿舍的地板上,膝蓋上蓋著冰敷袋,五個煎包也好好地在肚子裡躺著。就這樣在地板上安靜地等待著下午的來臨,再一次。

下午一點,與Ben在泳池碰面,陽光以驚人的熾白色照耀這片縱谷,我想到昨天明益老師才放了臭氧層破洞的投影片,「可怕啊!」。
「完全不想跑出去。」我說,「好累,我覺得我跑不動了……」
Ben說:「我陪你。」
就這樣跟著Ben跨出去了,跨進那「恐怖的白光裡」,一跨出第一步,就好多了,直到兩個小時二十分後,再跨回那可愛的志學大門,那可愛的泳池門口。
一路上,Ben帶著跑向陌生的道路,終於離開無止盡的迴圈運動。在泊路路上的兩個黑黑的人,身上發出滋滋滋的聲音,道路在眼前無止盡的延伸,Ben這時說:「還好,不會很熱…。有風。」的確是,滋滋滋,但不會很熱。不知覺間又跑到河堤,延著河堤跑到一大片西瓜田裡,瓜田中滿布礫石,Ben帶著在瓜田裡左轉右迴地跑著,一路上有許多瓜被晒地乾了,或是不知為何就裂開,紅紅的瓜肉曝晒在陽光底下,發出腐敗的氣味,像是某種屍體般,綠色的皮膚、紅色的血肉,在有好幾倍足球場大的瓜田中散落著。跑著跑著,跑到這整片礫石地的某處,座落著一棟三層樓的樓房,Ben不客氣地打開門問:「有人在嗎?」原來是一間民宿。「那些農夫很辛苦,只賺一點點錢,所以賣地蓋民宿,比較輕鬆」,Ben說。讓我了解到Ben也很清楚土地轉形的現況。
Ben說他很想在花蓮買地,買一兩千坪的地,蓋一間小小的房子,有兩三個房間就好。

我們跑回台十一丙,準備返回大門口,路邊一個賣青草茶的阿伯跟我們打招呼,看我們跑得辛苦,請我們喝一口茶。這種感覺真好,濃濃的人情味。我問他,「那麼熱,生意好嗎?」他笑笑說:「還好啦!」

再度踏上校外環的熟悉路線,可愛的烏雲出現了。身體也漸漸到達極限,「不好玩」,Ben說。「的確是」,我想,在這種天氣跑二十公里,怎麼也不可能好玩啊!
下午:21K。
加上散步一公里,晚上游泳兩公里,硬湊成四十公里。

標籤: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