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5日 星期日

30K’s Anger:不懂「尊重土地」的社會

Ben寄來了兩個版本的練習時間,一個是手機版,一個是電郵版。懶惰的我當然只看到了手機版的時間啦。
七點五十五,看到Ben和豪豬在路上跑著時,就知道我猜錯了。只好一個人開始,今天漫長的繞潭圓周運動。

一圈一圈地跑著時,我就愈來愈生氣,我望著那如此碧綠的潭水水面上,來來去去的汽艇,在安靜的山谷間發出轟轟轟的聲音。「這就是台灣所謂的觀光事業」,這麼不為環境著想的事業,同時又靠這環境賺錢。那廢氣、那噪音、那洩漏到水面上的油污、那只懂利用環境賺錢的心。這就是我們所謂的「拼經濟」。錢錢錢,什麼都談到錢。我們(臺灣人)所謂愈來愈好的社會,現在像一個憂鬱症患者,如此地熱衷於健全的經濟,而同時失去了維持健康的能力,不管是我們身體的健康、社會的健康或是環境的健康。

「Comunity」,中文譯為「群集」。
我想到李奧帞德(Aldo Leopold)在其著作《沙郡紀年》曾引用這個概念,他是這樣說的:「目前為止,所有已成形的倫理規範都以一個前提為基礎:個人是成員相互依賴的群集的一份子。個人的本能激勵他在群集中爭取地位,而個人的倫理規範則激勵他和其他成員合作(或者如此才有可供爭取的地位)。」而所謂的「土地倫理,只是擴展了群集的界限,使其納入土壤、水、植物和動物;我們可以將這些東西統稱為土地。」
也就是說,我們懂尊重「人」(雖然我們這個社會實在也不太懂「尊重」他人,政府官員,或將成為官員的侯選人對於他人,都不懂得人與人間最基本的尊重。社會間更充滿著不懂尊重的語言、行為),我們也應尊重「非人」的動物、植物,甚至土地。
我跑著跑著時,同時就一直在想這所謂「群集」的事。我們人類實在太自以為是了。我們臺灣人,還是只懂得「拼經濟」而已嗎?其實「人」只是群集裡的一份子,只是其中一種「動物」而已,只是一種動物而已……。

每隔兩圈,為了湊十公里,都會多來回跑一條小徑,小徑旁長滿了十分有活力的長長的草,雜亂,但有野性美。但中間路段,一台挖土機從中挖掉一塊,露出醜陋的土黃色,綠色不見了。每次經過時,我就在想,「臺灣的人啊…若不從小的教育開始的話,就永遠不可能懂得尊重,也不可能把土地納入『群集』之中」。
唯有當群集的界限跨足至土地,使土地成為了集群的一般成員和公民,也就暗示著,對這個集群內的其它成員,以及對這個集群的尊重。

一圈一圈地跑著,時間接近中午。遊客也愈來愈多,大型的遊覽車停在台九丙上,一輛接著一輛,它們帶來愈來愈多另「土地」還有住在這裡的所有「生物」所討厭的遊客。每一趟經過時,就吸著大量的廢氣,我還好,但那潭魚山啊、鯉魚潭啊,還有在這裡生活的生物啊,都要這樣吸著廢氣,「觀光業愈蓬勃,住在這的生物就愈可憐」,那些汽艇在水上轟轟轟地跑來跑去,生活在潭裡的生物受苦。「這是人的自私」。但,來遊覽的人並不認為是錯的,我邊跑邊生氣,他們卻「一點也不覺得那裡不對了」。沒有。完全沒有。
「你看,那船兒跑得好美喔」,一個媽媽對著小朋友說,「想不想坐坐看」。

教育。

若我們的教育不把生物、土地納入群集中,環境就沒有希望。
臺灣人的眼中就永遠只有「經濟」。
Aldo Leopold也提到:「解決這個問題困境的常見答案是『更多的自然資源保護教育』。沒有人會對此有所爭論,然而,需要迎頭趕上的是否只有教育的『量』?教育的『內容』是否亦有缺失?」

但我們的教育,一直以來都只是利己主義:為成績讀書、為學歷考試、自己的前途打拼。「利己」主義的教育內容啊……我們甚至很少把人列入群集之中,更何況非人的土地。

最後一圈,跑完了。
「身體漸漸適應三十公里的距離了」我感到高興。
我在潭邊留下汗水、從肺裡吐出的二氧化碳,還有兩泡尿。
「我徹底享受了這裡,絕對比那些來這花錢消費的人還要感到暢快,但我沒傷害到它。」

我想著荖溪的水,想讓身體泡到那冰冰的河水中,也讓膝蓋放鬆、用天然的河水冰敷一下。那知,還沒下去,就聞到濃濃的烤肉味,我氣極了。狠狠地瞪那些烤肉的人,直想破口大罵……可是他們人多、又比我壯,膽小的我怕被打,再生氣也只好忍著,跳下水冷卻身體、冷卻心情。

這是我腦中的理論。一些對這山、這水完全沒有用處的思考。
只是理論。
「實踐」與「理論」是相對的。
「理論」只是純粹由抽象概念所構成的知識;而「實踐」則指理論知識之外的實際行動。「實踐」是以某一種由內在所信仰的「價值」產生的「意志」為指向,而將它付諸實現的行動。
我愛臺灣。這是我出生的土地,但我對這土地上所發生的事卻一點辦法也沒有。那些思考沒有用。我對這社會根本一點也使不上力,這環境仍會一點一點地崩壞下去。
我所能對這土地倫理的的「實踐」,
就只能這樣一步一步跑下去吧,我想著。

標籤:

1 Comments:

Anonymous 匿名 said...

學長,我贊同你。
我也非常不喜歡別人污染我們這片土地(當然不只台灣,每個土地都是)。
能做的就只是看到垃圾把它撿起來,做好分類。
雖然在過程會有點不自在(怕別人異樣眼光),但我的良知告訴我,我做的是好事。

2008年7月28日 上午8:17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