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1日 星期五

最近的練習

最近,跟著鐵人隊準備4月12日,墾丁半程超級鐵人比賽。
每星期練習量:騎車350公里,游10公里以上,跑50~90公里。

今天是三月二十日,離四月十二的墾丁113半超鐵還有23天。他們練習,再練習,不只是身體,連他們的愛車也被操壞了。先是Dana小姐,在單騎走完豐濱後,當天就陣亡了……而豪豬先生改換上的同一款車,也在前幾天宣告不治。都是同一個問題:花鼓壞了。

最近的練習,仍然每天早晨在東華的校園裡持續進行中,只是我這個撰稿者忙於「為世界兒跑」、「論文發表」,還有課業與老師交代下來的兩份推不掉的助教工作,實在沒有心情悠閒地記下他們每天的訓練札記了。

但…他們仍然,每天在練習著……默默地在校園裡流汗。每天,每天!

「每天」是個沉重的詞。
只有那些對某些事物抱有極大熱忱的人,才敢說「我每天都……」。正如他們每天練鐵人,每天不是騎車、跑步,就是游泳,每天……每天……。

在早晨雲霧遼繞的山間騎車、在大雨滂沱的晨間跑步、在冷風裡抖著騎車、在又髒又臭的東湖裡游泳、在…在…為一個目標練習……。這是他們「每天」的生活。我想說說一個我阿爸曾說過的故事,來談「每天」這回事:
--
在他那個年代,鄉下地方裡,
有一個牧童,是被顧來的長工,
他的工作就是牧牛,
顧主家裡有一頭小牛,
而他的工作就是每天帶它去吃草,

在牽著牛去吃草的路上,須要經過一座獨木橋,
牛有四條腿所以走不過去,
那時,牛還小,
所以他就把它抱過去了,
就這樣,每天每天,
他都帶牛去吃草,也都把它抱過獨木橋,
一天一天地過去了,
而牛也慢慢長大了,
就算 牛已長得非常壯碩,
他還是每天都把它抱過獨木橋,。
(因為每天去抱它 所以習慣了 感覺不到牛體重的變化)
一年一年的過去了,
牛越來越壯,牧童亦變成壯碩的青年。

有一天,
他的顧主的老婆生孩子了,要他去請產婆,
他問:「那牛怎麼辦,不吃草了嗎」
顧主答:「沒辦法,老婆就要生了,讓它餓一天吧」
他只好去鎮上請產婆,
牛也只好餓了一整天,

隔天,
他帶著牛要經過獨木橋時,
正當他要抱起它時,
突然覺得,
牛,
怎麼那麼大隻,那麼重,
他就怎麼使勁也抱不過獨木橋了。
他疑惑著: 過去那幾年,他到底是怎麼把它抱過去的呢!
--
他們這樣每天練習,漸漸變成一種習慣,也許這種習慣,將來被拿來回憶時也會變成一種愁悵:「我以前是怎麼做到的呢?」

他們現在每個星期騎350公里,游10公里以上,跑70公里。郭大俠每次在騎車的HARD DAY都一下子就『射』出去,石頭就會想追他。那天是一個小時去、一個小時回的菜單,這種菜單最難熬了,你騎得愈快,回來時就要騎相同遠的距離,速度還不能慢下來。那天我們的路線是台九線。一樣地,是HARD DAY,所以郭大俠一下子就『射』出去,在遠方,形成一個小點。石頭只是去追他,一追一跑,兩個人就到了光復,只花了56分鐘,回程更快,只花50分鐘。另外,Dana小姐也練得勤,每天也去泳池報到,她自己也單騎豐濱,四個半小時就回到東華。豪豬先生,也把吃苦當吃補,每天都在進步成長中。王綱與豪成先生,雖然才加入不久,卻也在這「非人」的菜單中存活下來,蜕變成長中……。Ben的鐵人隊,可真是這些人的「精神時光屋」啊,他們在短時間內都變得更「強」了,往超級塞亞人的道路前進……。這是「每天」所帶來的。

標籤: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